“最近一個月來,有三四個官員、銀行高管退出報名EMBA,這是新變化。”昨天,廈門大學江浙滬教育中心一名老師告訴記者,受中央關於領導幹部“禁讀令”的影響,該校EMBA生源出現變化,官員及國有企事業單位領導明顯減少。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一個多月前,中組部發文嚴禁領導幹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EMBA、後EMBA、總裁班等被明確列為高收費社會化培訓項目,“領導幹部一律不得參加”,這引發了領導幹部退學EMBA的現象。而南京一家招生啟動較晚的EMBA班,目前沒有一名官員報名。現代快報記者 顧元森 付瑞利 見習記者 徐萌
  “前幾年班上會有幾名政府部門、銀行等國企的領導,但最近一年這類學員明顯減少。”昨天,南京某高校EMBA班招生老師說,最近一年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有的班上只有一兩名政府官員,國企高管學員也大為減少。
  這種情況並非個例。昨天下午,廈門大學一名EMBA招生老師說,以前該校EMBA班上,來自政府部門、銀行等單位的學員不少,今年情況不一樣了。目前該校江浙滬教學中心正在招收EMBA秋季班學員,目前已經有30多人報名。但是,最近一個月來,有三四名學員報過名後,選擇退出報名,這幾名學員均是政府部門和國有銀行的領導。
  今年7月31日,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中組部、教育部聯合下發通知,嚴格規範領導幹部參加社會化培訓有關事項。這裡的“領導幹部”指的是黨政機關、國有企業、事業單位的領導幹部。通知要求,嚴禁領導幹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和各類名為學習提高、實為交友聯誼的培訓項目,已參加的要立即退出。同時,通知嚴禁各級各類幹部教育培訓機構和各高等學校舉辦允許領導幹部參加的高收費培訓項目,或委托其他社會機構舉辦各類領導幹部培訓班。
  高收費社會化培訓如何界定?另一份配套文件稱,目前各種EMBA、後EMBA以及各種打著政商聯誼、交友、游學等名義的總裁培訓班、高級領導人員研討會、研修班等,屬於社會化行為的,領導幹部一律不得參加。即使是自費或者免費的EMBA、總裁班等社會化培訓項目,領導幹部同樣一律不得參加。
  不斷有學員退學,緣於“禁讀令”
  領導退學
  “這一政策之所以出台,主要是以前有些培訓太不規範。”哈爾濱工業大學EMBA在南京的教學中心負責人認為,一段時間以來,EMBA之所以受到追捧,背後原因各種各樣。比如,讀EMBA不需要全國統考,官員們不至於為考得不好而丟了臉面。另外,以前在GDP主導的政績觀影響下,官員通過讀EMBA和企業家處好關係,然後招商引資。這也是一些地方政府支持的。
  該負責人說,該政策出台更主要的原因,還在於有些培訓“變味”了。EMBA即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在商業界普遍被認為是晉升管理階層的敲門磚。“而一些培訓活動以學習、培訓為名,實際上是去休閑、旅游,這與正規的EMBA班不同,也偏離了教育的本源。”
  政策出台,主要是有些培訓“變味”
  南京大學商學院一名老師說,前幾年,一個EMBA班上有幾名政府官員,這是很正常的,不過近一年多來,報名上EMBA班的官員明顯少了。南京理工大學紫金EMBA中心馬主任告訴記者,該校目前EMBA班上政府官員很少,“可以忽略不計”。
  據記者瞭解,以上兩所高校EMBA班暫時沒有人退學。一名老師稱,目前還有很多高校沒有看到國家關於“禁讀令”的通知,也許下一步通知到位後,有關政府部門、國有企事業單位會有相應動作。
  今年,哈爾濱工業大學EMBA首次在南京招生。昨天,該校在南京的教學中心負責人表示,官員多曾是哈工大EMBA的特色。不過,受政策影響,加上今年招生啟動較晚,目前沒有一名官員報名參加他們的班。“一個班招30人左右,目前招的主要是企業的管理層。”
  南京EMBA班“官員多”的特色沒了

  生源調查

  招生新變化,外地高校紛紛來寧搶生源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目前全國高校中具有EMBA招生資格的高校共有60多所,南京本地只有南大、東大、南理工這3所。不過,目前在南京招收EMBA學員的高校不下10所。
  業內人士稱,這麼多高校雲集在江蘇招生,一方面是和江蘇較強的經濟實力有關。另外一個原因,是部分高校面臨招生壓力、生源結構存在變化。EMBA教育從2002年發展至今10餘年,以前不少高校的生源中,官員、國企高管占了相當比例,而現在,這部分人群在學員中的比例越來越少,高校需要尋找新的生源增長點。
  學員坦陳為拓寬人脈,曾有學員願給領導交學費
  現代快報記者發現,不少高校在介紹本校EMBA項目時,都會突出該項目的人脈資源優勢。南京大學網上EMBA項目中介紹,目前已有來自全國各地近2000餘名企業家、政府高官等高級管理人員參加了南京大學EMBA項目的學習。該校EMBA項目面向企業和政府高層管理人員,以案例教學為主,採用靈活的教學方式。
  邱女士是南京一家民營企業老總,經營著兩家大飯店。今年上半年,她報考了南京一家高校的EMBA班。她說,自己之所以上這個班,一方面是隨著企業逐漸擴大,感覺需要進一步提高自身管理水平。另外一個原因更重要,即想通過EMBA班這個平臺,結識一批商界、政界精英,拓寬自己的人脈,也許EMBA班的同班學員不能直接為她的企業帶來資源或經濟效益,但通過學員們可以尋找商機,結交朋友。
  南京一家企業的高管朱先生告訴記者,在他所在的EMBA班,商人“同學”的學費都是自己掏,但官員“同學”的學費則部分或全額由單位交。他說,有的學員到了一定級別就不用出學費了,因為學校反過來還會拉著這種官員來上學,一是學校有面子,二是學校利用這種學員獲得其他方面的利益。
  南京理工大學紫金EMBA中心馬主任說,EMBA班上曾有學員提出,願意為班上另一名學員繳納18萬的學費,只因為後者是一名市級領導,但遭到後者婉拒。南京大學EMBA項目一名老師也表示,一個班的學員分佈是比較複雜的,不排除有學員通過參加EMBA項目想結交官員、朋友的現象。
  業內觀點

  官員退出是種“複位”
  針對網上熱傳的“EMBA班現幹部退學潮”這一消息,哈爾濱工業大學EMBA在南京的教學中心負責人表示,使用“退學潮”是聳人聽聞,“入學都沒出現潮,何來退學潮?”該負責人說,部分收費極高的EMBA班可能會出現政府官員退學的例子,因為按照中央的規定,其所在單位不得報銷,學費沒著落了。這位負責人稱,中央下發《關於嚴格規範領導幹部參加社會化培訓有關事宜的通知》,繼而引發官員退出EMBA班,這本身就是一種“複位”。他解釋,EMBA是為企業家設計的,說得直白一點就是教企業家如何掙錢。而政府官員需要學習的是如何花好國家的錢,是不以盈利為目的的,“政府的公共行為和企業行為完全是兩碼事。”
  “禁讀令”顯示反腐力度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今年初,民革廣東省委曾向廣東省政協提交提案稱,EMBA在很大程度上給商界人士和官員搭建一個以“平等身份”相互結交的平臺,互相輸送利益,“學不學、學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在一起混混”。提案建議中紀委和監察部門頒佈官員就讀EMBA的禁令;限制官員就讀純粹的企業經營管理類的學位或專業,並鼓勵官員根據工作性質進入政府學院或政治學院在職就讀MPA(公共管理碩士)。當時該提案內容引起了廣泛討論。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位專家表示,中央八項規定出台後,政府官員和國企高管報名EMBA班的人數明顯下降。最近中央有關部門又出台專門規定,嚴管領導幹部就讀高價培訓班。這一方面證明國內某些高校EMBA培訓走形變樣,背離了其本來的宗旨和社會功能。另一方面又證明國家的規定發揮了作用,取得了一定效果,這也就讓EMBA教育價值回歸。政府官員及國有企事業單位領導可不可以讀EMBA,關鍵在於要做到公私分明,一方面在費用上要有具體規定,另一方面要嚴把審批關,將這項工作規範起來。
  專家表示,政府有公共管理職能,完全可以選擇MPA(公共管理碩士),學費相對比較低。官員及國有企事業單位領導拿著納稅人的錢,去學天價的EMBA,這種現象必須得到遏制。
(原標題:高校EMBA紛紛來寧搶生源)
創作者介紹

sunset

lx49lxyu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